登楼食色览江城

作者:李嘉轩 来源:白屋顶诗社 2016-12-19 浏览次数:

千篇一律的风景难免让人失去兴趣,即使是生于北方的我,在南方寄居了一年有余,对于长江滋养的土地也有些懈怠了。可是不知为何,那黄鹤楼下的风光还是时常在心头浮现,即使旅行已结束了十来日,仍压制不了用文字记录邂逅的愿望。

 

我和朋友乘夜前往武汉,稍加小憩便去观赏红日东升下的黄鹤楼。还没迈进景区的大门,一座金黄色的古楼已傲然鼎立于眼帘中,就像一位身披金黄铠甲的战士,静静地站立于蛇山之上。沿着山路向楼那边走去,不时能看到古色古香的亭阁,三三两两的志愿者在做着调查,还有一群人站在千禧钟前用力敲响祈福的钟声,嗅着历史沉淀的独特味道,我们便跟着人流一起登上了黄鹤楼。

 

一边欣赏四周的风光一边逐层向上,每层之间高度虽差不多,但风景却大不相同,我不禁想起自己涉世求学的历程,十四岁那年初中毕业时,我以为自己早已通晓事理,后来见过了更广阔的世界,读过了更多的书,我才明白,即使完全相同的世界,不同人也会看到不同的风景,我们总是登到了一定高度才会醒悟,更动人的风景,在更高的楼层。

 

登顶望去,近处有一群白色的小鸟在居民区上空飞翔,远处则见白色的大江将城市化为两侧。一座大桥横亘于其上,整座荆楚重镇的气魄在此处一览无余。倘若将江南三大名楼比作人,滕王阁是一位独具风韵的舞女,拥有盛唐时期公孙大娘那般舞姿,单是一颦一笑就足以诱人前往。岳阳楼则像一位歌隐居于洞庭湖畔的老者,时不时摸一摸自己的山羊胡,世事洞察的智慧尽在不言中;黄鹤楼呢,像是一位年富力强的中年好汉,闲处种庄稼打鱼过日子,乱时则手持钢枪守护家国。

 

本想长留此楼,奈何安排甚紧,只好远眺一会儿就下楼走出景区。黄鹤楼走出不远就是户部巷,巷里有着各式各样的当地小吃,不必说百吃不厌的热干面,口感特别的豆皮,也不必说随处可见的烤鸭肠和特色肉串,单说说那烤得焦脆的武昌鱼,就足以让人垂涎欲滴了。只见嫩嫩的鱼肉和酥酥的皮混在一起,再撒上些许葱花,看着周围仿佛香港电影里头的红绿交加的海鲜摊,感受着三个老友久别之后在异乡共聚的欣喜,千百种情绪涌上舌头唤醒了味蕾,竟在那一瞬间对于武汉的小吃有了别样的好感。

 

其实我对武汉早已憧憬了好久,一来是求学于湖南,总想着去洞庭湖对面看看不一样的风景,二来则是想看望友人,晶晶和我同一年来到南方求学,我在湘潭,她居武汉,我虽然答应了一年多,但杂事太多也一直没去武汉。后来机缘巧合,子盼也去了武汉求学,而子平也来到了离我不远的长沙,所以最终还是拜访了这座城市,一路的良辰美景自然值得欣赏,但是能和合适的人在一起,才是旅行最大的乐趣所在啊。

 

在户部巷吃饱喝足之后,我们乘车前往湖北省博物馆,先是与晶晶相会,再接着一起追溯馆内的文物,走进第一个展馆就看到厚重的馆和许多陪葬的文物,历史的凝重感扑面而来,其中尤其引人注意的是气势恢宏的曾侯乙编钟,这造于战国时期的乐器至今仍保存完好,虽然我们没有机会听到其奏响的音乐,但却有一种传递几千年的文明之音在心中慢慢回荡。

 

闭馆之后,我们沿着东湖走了一会,接着前往长江大桥欣赏夜景,倚在大桥上看向江上的风景,闪着光的轮渡在夜色下格外动人,就像民国时期上海滩的歌女,在舞台上一曲一曲唱着撩动夜色的歌,远处的江畔的高楼灯光或明或暗不时变换着,就像被泼了墨的山水画,在夜空的“留白”中彰显人世的繁华。这所城市的夜景就像弹奏着的钢琴一样涌入我的心中,身旁友人的谈笑声则是拉起的小提琴,慢慢地融入到美妙的合奏之中,不时从身边开过的电车,还有桥边才能感受到的火车经过的微微摇动,这舞动着的微笑着的一切,像少女纤细的手指,缓缓抚平了衣服的褶皱。

 

我们再次踏上列车,回到来时的生活。我们时常会迷茫,为了已知的阻碍与未知的前路。我们时常会痛苦,为了有限的生命与易变的情弦,但是,至少此时此刻,有一种邂逅慢慢温暖了我们的心头,但那也算不辜负如此良辰美景与大好时光吧。

Copyright 远博娱乐2006 Huna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- 远博娱乐:湖南科技大学党委宣传部

地址:远博娱乐 |湖南省湘潭市桃源路 邮编:411201 电话:0731-58291314 电子邮箱:xcb@hnust.edu.cn